美图公司宣布进军大健康产业 但尚无投资地产打算

曾辉煌一时的香港上市机构美图公司(01357.HK)又跨界进军大健康产业了,只是这一次极为低调。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在今年6月28日,美图公司宣布成立上海美图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注资1000万元,美图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吴泽源(亦称“吴欣鸿”)担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健康管理咨询,医疗科技、网络科技领域内的技术转让等。

7月18日,《华夏时报》记者致函美图公司了解缘何注册这家新公司进军大健康产业,被告知公司一直对大健康领域保持关注,并在皮肤医学的方向上具备了一定的技术积累。在美图“美和社交”战略中,“健康美”也是其中一环,未来希望通过大健康管理帮助用户收获健康之美。

“上海美图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不会开展与医美相关的业务,这里提到的大健康主要仍是探索与皮肤相关的产品和服务,美图在这方面已经有过一些摸索。”美图公司对本报记者的回复中称。

同日,上海一家券商医药板块分析师张明则对《华夏时报》记者指出,美图公司已经成立十年,从美图秀秀起家到2013年跨界进军手机行业,这使得美图智能手机很快成为其现金奶牛。但2018年美图手机遭遇销量滑铁卢,美图公司开始转型手游、区块链和美容仪,转型之路上美图公司一直跌跌撞撞,此次进军大健康产业,虽然低调但还是引起业界关注。大健康产业是一个投入大、回报慢的行业,美图2018年亏损已高达12亿元,大健康战略这一“远水”能否解得了美图的“近渴”,这是个问题。

多次转型折戟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美图近年的发展策略发现,在信奉“先圈用户,再谈盈利”的“天使投资之王”蔡文胜操盘下,美图公司四处出击,从自拍软件、智能手机、电商、社交、直播、短视频、区块链等风口都玩了个遍,其中手机酣战的时间最长。

2013年,美图进军手机领域。从过去多年的财报来看,美图虽然以软件起家,但手机硬件始终占据营收的大头。2013年美图智能硬件收入就超过了5000万元,占到了美图总收入近60%。而在2016年至2018年,手机硬件的营收占比美图总营收的93.4%、83.3%、66.1%。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手机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在国内市场,即使国际大牌如苹果、三星都一度陷入困兽犹斗的局面。对于国产品牌而言,小众厂商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虽说5G技术是一个新的机遇,但很多品牌甚至连坚持到今年6月5G技术正式商用都做不到。

3月22日,美图发布了2018年财报:2018年全年营收为27.91亿元,同比下降37.8%,净亏损12.43亿元。财报显示,总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智能手机业务低迷导致。其中2018年美图智能手机业务亏损约5亿元,美图也决定在2019年年中之前完全关闭该类业务。

今年4月15日,美图将旗下手机品牌授权给了小米。而截至7月18日,美图股价为2.11港元/股,市值为89亿港元,相较最高时蒸发超过9成。

除了做“女性生意”,发力游戏领域也成为美图的一个新着眼点。

今年2月,美图公司发布公告称,拟以26.87亿港元的代价收购乐游科技控股(1089.HK)间接全资附属公司Dreamscape Horizon Limited31%的股权。不过,这一跨界收购案在4月18日举行的股东特别大会上被大比例否决。美图欲通过游戏业务扩展收入和用户群的计划暂时搁浅。

智能手机硬件梦残后,出击美肤智能硬件领域很快成为美图的一大新动作。4月15日,美图宣布推出美肤智能新品“meituspa洁面仪”,并提出“AI美肤”概念,正式进军美肤相关智能硬件领域。

值得关注的是,在美图的多次跨界中,区块链成为公众关注的一大焦点。从2018年1月5日,美图在拉勾网发布了一则招聘区块链技术工程师的消息以来,美图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2018年1月22日,美图公司发布《美图区块链白皮书》,坐实了其要入场区块链科技。但至此后再无下文。

“蔡文胜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玩区块链,虽然明面上并没有通过香港上市公司美图直接参与,不过在当年ICO最疯狂的时候,蔡文胜本人赚了很多钱。”7月19日,上海一位币圈资深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转型胜算有几何?

虽然蔡文胜以及掌控的美图公司将之前进军区块链发虚拟货币进行了切割,但是无法否认的是,作为上市机构本身美图公司以及连续数年业绩不佳,致使美图大股东纷纷减持,成为不争的事实。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随着美图公司2016年12月在港上市,此后6个月禁售期结束,包括创新工场、老虎基金、启明创投和IDG等机构以及蔡文胜的儿子都开始减持套现。

根据港交所披露易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6月和7月,4个投资机构集体减持,共套现61.88亿港元。其中李开复的创新工场彼时出售了0.66亿股美图股票,每股8.5港元,共套现5.61亿港元;同年7月3日,老虎环球基金减持4亿股,套现34亿港元;7月7日,美图主要股东之一的启明创投减持2.12亿股,套现18.02亿港元;7月25日,IDG资本减持美图5000万股,套现4.25亿港元。

除了这些大股东,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的儿子也曾大幅减持公司股票。根据港交所数据显示,2016年12月15日上市时,蔡文胜的儿子还持有美图公司3亿股股票,占股份总数的7.1%。到了2017年6月,其所持股份仅剩下2.117亿股,一共减持8830万股。

据本报记者了解,虽然彼时港交所只对蔡文胜的儿子两次共减持60万股行为进行了披露,由于他并非董事,因此他只需在持股量每变动1个百分点时才披露。根据他减持套现的时间区间的股价计算,截至2017年5月5日,其套现金额超过9亿港元。但由于其持股量现已低于5%,若未来继续减持将不需再作披露。虽然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强调主要股东的减持套现是正常行为,但业内人士还是普遍认为这是投资人对其发展后劲的看空。

经济学家余丰慧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一些互联网公司如阿里都在进军大健康领域,竞争很激烈。美图此次转战大健康主要是探索与皮肤相关的产品和服务,涉及健康和美丽,行业潜力还是很大的,但在“跨界”时必须有专业的管理团队和持续的资金投入,从美图以往转型来看,不管是做手机还是做游戏、区块链等等,主要是想赚快钱,如果转到大健康领域还抱着赚快钱的心理,没有持续的研发投入和足够的耐心,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本站转载文章和图片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如有版权异议,请在3个月内与本站联系删除或协商处理。凡署名"云南房网"的文章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爆料、授权:news@divmedprod.com。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参与讨论

登录 注册

热门评论